提建议 帮助中心 我们的服务 收藏夹 首页
台北当代艺术馆

台北当代艺术馆

机构简介

  台北当代艺术馆这栋建筑物乃建于西元1921年,原为日治时期专供日本人子弟受教育的「建成小学校」。 这栋面宽达120公尺的两层楼建筑,以亚热带文化的红砖壁构与木材屋架,结合西方文明的建筑柱式与黑瓦斜屋顶,加上两侧入口为山墙形式的厢廊,整体构成了U字型的校舍建筑与空间。

  1945年后,台湾进入中华民国时代,原建成小学校舍被转用为新成立的台北市政府办公厅舍,直至1994年台北市政府迁入信义区仁爱路的新市政中心为止,在这段将近五十年的时间,这栋建筑物扮演了驱动台北市政建设的一个神经中枢角色。

  1996年,台北市政府旧厦被指定为市定古迹,并基于古迹再利用的政策方案,将原建物之正面厅舍修复整建为「台北当代艺术馆」专用,两翼部分建筑则划归为建成国中教室。 「台北当代艺术馆」与「建成国中」新校的结合,不仅创造了全世界罕见美术馆与学校使用共同建物的先例,也被视为是台北市孔庙到保安宫这一条历史文化轴线的延展,带动了大同区整体再发展的一个新契机。

  从市定古迹的台北旧市府,经活化再利用后而成立的台北当代艺术馆,在国内艺术界长期的关注之下,于2001年5月26日璀璨开幕,其俨然成为台北人文地图上的新地标。 台北市这几年来积极让市内古迹活起来,让古老的空间以不同的变貌走进市民生活,进而带动街区艺术再造,台北当代艺术馆是一个实际的例子。

  台北当代艺术馆自2001年开馆以来,是由台北市政府委任民间企业家组成的当代艺术基金会负责营运统筹。 其悉心致力将艺术、古迹、科技三者相结合,呈现于台北当代艺术馆这个文化空间中,办理了多档精采绝伦的当代艺术展览,开拓人民的视野,也促进了不同文化、甚至不同国籍间的多层次对话。

  当代艺术基金会经历二届董事会后,于2007年12月31日与市府签署的委任合约届满。 故台北当代艺术馆便于2008年1月1日起,交由台北市文化基金会负责营运。 新的经营团队除了依循着过去七年来当代馆所凝聚的艺术动能之外,还努力于汇集更多海内外的关怀注目,并结合官方力量,有效整合各类文化创意产业。 而台北当代艺术馆是为台北市艺文发展的一个重要据点,将提供更具互动性且整合度强的展览平台,以鼓励多元风貌的艺术创作与呈现,并借此开拓出具前瞻性的新文化思维,期能提供当代城市发动源源不绝的丰沛创意活力。

联系方式
地址:
台湾台北市103大同区长安西路39号
邮编:

电话:
+886-2-2552-3721
传真:+886-2-2559-3874
展览资讯
梧提——杨纳、穆磊新作展 展览状态:未开展
展览城市:中国台湾 展览时间:2010年12月18日 ~ 2011年01月23日 展览地点:朝阳区工体北路4号院(太平洋百货南门对面)
展览介绍
展览信息

  开幕时间 2010年12月18日, 16:00, 星期六
  展览馆 台北当代艺术馆
  策展人 柳淳风
  艺术家 穆磊、杨纳
  主办方 台北当代艺术馆

展览简介

  我们不难发现杨纳一直在通过她的绘画作品做梦、许愿,从她的作品中我们似乎可以看到她每天都在想什么,或者是每个阶段在思考什么。虽然说杨纳的画中有很多象征意义的符号,诸如“鱼”、“乳房”、“液体”等等,但我们还是可以非常具体的感受到她作为女性艺术家触角的敏感,而这种感觉是特别可及的,似乎在我们每个人的梦中都出现过,这种表象与传统的象征主义艺术有着明确的差别,杨纳介于抽象和具象之间的艺术语言使得这种象征符号变得十分现实,然而整个绘画的组织构成却又使得她的作品超越了现实。观念和语言互相干预的特征在她的新一系列作品中更为明显。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可以看到她对现实和人生更为丰富的思考,多重的叙述往往出现在同一个画面当中。我愿意把杨纳新系列的作品意化成梧桐树。梧桐树生命力旺盛,多枝多干,表征着多重可能性,正如杨纳的绘画,同时生发着多层梦境。有意思的是,梧桐树也是一种民间用以许愿的树种,“许愿”是杨纳的创作状态,她利用画笔许下愿望,和“梧桐树”构成一对意象双生儿。

  “菩提”,一开始是相对于“梧桐”的。菩提和梧桐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树种。菩提树几乎成为了精神性的一种象征,而梧桐树则是那么的俏皮、略带神秘和幻化。在穆磊的语言系统里,他一直想摆脱过于形式化的窠臼,努力找到属于自身的观念系统,正如宗教一样,如何建立完整的哲学思想体系,就是宗教化的过程。人们常常把杨纳和穆磊摆在一起讨论,他们艺术作品也被过分同质化。但令人深发的是,在他们作品表象似乎具有零散的相似性背后,我们不难发现,杨纳的艺术是感性和纤细多思的,而穆磊的却是刚强、冷静,甚至颇具矛盾冲突,而且理性多哲的。因此我找到具有特殊生命力的两棵树来形容他们的新作,正是来源于这两种不同的艺术感受和意象。我希望突出两位在艺术上的分岔和异质,虽然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但是毋庸置疑他们的艺术来源于两棵完全不同的树,至于他们在不在同一片森林,则不是他们自己能够选择的。其次,“梧”和“提”在发音上构成了“无题”的谐音,强调着双方作为各自本体的独立性,同时也表现出他们作品未可知性的症候。当然,两位艺术家的独立性在彼此的艺术幻境中显然是无意义的,不过身为“同种生物”的他们,在同样的语境中还是会彼此关照,共同研讨艺术本体中的问题,因此,他们作品的语言类型在某种程度上具有同种性,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在观念上也是如此。穆磊的新作是一系列影像作品,它是其绘画作品的延展。影像作品更大程度上发挥了穆磊的理性思考能力,作品几乎从头到尾都是理性的。后经济危机时代引发了年轻一代艺术家许多深思,从穆磊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强烈的冲撞和被摧残的美丽,这是一种焦虑性的辐射表征。而期待和观众进行互动的穆磊,将他的影像安置在日常生活场景之中,这更给象征焦虑的艺术元素笼上了令人恐惧的迷沙。从这一点上看,艺术家是具有社会责任感的。穆磊在艺术作品中提出问题,并让公众产生共鸣,十分令人欣喜。强调观念和关注现实让穆磊显得更像一个苦行僧,他一直非常严谨的研究艺术本体问题和社会现实之间的关联,并试图找到如何连接它们的方法,使之更完整的表述自己的观念,这是对艺术方法论的深层次研究。而从这个意义上看,穆磊就像一直在艺术的菩提树下修炼,直至悟彻,让我们期待。
展览作品
版权所有 浙江中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002-201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浙网文[2012]0457-048 浙B2-20080195 E-mail:web@socang.com 客服热线:0571-87068182 客服QQ:有事找我点这里 业务咨询:有事找我点这里 业务合作:0571-28057171/87242737